战国时期的特艺陶器综论

2020-11-19

战国时期随着生产关系的改变,农业、手工业生产以及文化艺术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、进入了所谓的“铁器时代”。这个时期是我国封建社会的形成阶段。

铁制工具的使用,使封建性的个体生产成为可能,并使手工业者获得了新的有效的工具,因而在这个基础上飞跃发展。传世的和近年出土的手工业品中,带官工标志的器物的普遍性,说明官办工业占据着每一个生产部门。例如制陶业方面,1958年在燕下都(河北易县)调查中,曾发现有“左陶尹”印记片,“左陶尹”正是管理陶业的官职。

1956年在河北武安县午汲古城内,发掘出了一处有10座陶窑的战国晚期窑址,出土有大量带印记的陶器和陶片。印纹有“文牛陶”、“疾已”、“陈陲”、“韩口”、“史口”、“爱吉”、“不孙”等。这种只标姓名的印记和各地发现的各种官工印记完全不同,据分析是一批独立小手工业者经营的窑址。窑址里发掘出不同姓名印记之多,说明每一个独立手工业者只拥有为数不多的产品。他们所以在一起生产,或者是因为经营这种制陶业不是一两个人所能胜任的缘故。

近些年来,在山东淄博的调查中,也曾发现一些带有“某里人某”印记的陶片。这种陶片以往常见于著录(如《铁云藏陶》、《季木藏陶》等)。所记的地名大多是城周围的各鄙里,证明当时在临淄城郊分布着许多这种独立小手工业者。尤其是“陶里”、“豆里”等地名的出现,也说明当时或已存在着某一大发PK10集中在某一地区生产的情况。

image.png

战国青釉兽面鼎

随同奴隶社会殉人制度的衰落,用俑随葬的习俗兴起了。木俑、铅俑和陶俑大量地出现,说明了人的生产价值和地位的提高。同时,代替铜铸礼器的陶鼎(如燕下都的九鼎,形制巨大而且规整)也有所发现。而且有模仿铜制的乐器和日用品(如扁钟、卣、鼎、卮、碗等),形成当时陶器造型与纹饰的特点之一。在釉色上以青、黄为主。胎质一般都相当坚致,釉质则不甚光亮,显得斑驳不平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在陶胎釉上加彩绘的珠子(如串珠)之类,也是反映当时技术水平的作品。

image.png

战国黑陶磨光砑划兽纹、几何纹鸭型尊

战国时期陶器在器形上有很大演变。如战国末期出现的“鬴”,原是由商周的鬲(三足逐渐缩短)变化而来。鬴的出现说明这时已广泛用灶,底足已不适用。另一方面也反映案足已日益加高,可见陶瓷器的造型古来都是不能离开生活条件的。

陶器上面常见的纹饰有弦纹、水波纹、网格纹、锯齿纹、三角纹、云雷纹、山字纹、S形纹、变形夔纹以及其他一些仿铜器装饰。在制作技法上出现几种新工艺:

1.暗陶器

image.png

战国黑陶磨光砑划几何纹球腹壶

流行于中原一代,是用一种细而钝的工具在陶胎未干透前砑出各种花纹,烧成后若隐若现,显得格外细致,引人入胜。纹饰以线条为主,先用弦纹分作大小区间,连缀山形纹、锯齿纹、S形纹、篦梳纹等图案,繁而不乱,工细活泼,充分发挥了线条装饰的特长。

2.彩陶绘器

image.png

战国彩绘陶壶

流行范围较广,是在灰陶烧成后加一层陶衣,再画上红、録、黄、白、黑等色绘出花纹。华丽鲜艳、精彩醒目,具有漆器一样的装饰效果。除一般陶器上常见的纹饰外,还绘有大量的云气纹、动物纹、狩猎纹等,奇禽异的驰骋飞腾、意匠十分巧妙。在河南信阳出土的战国彩绘陶壶中,除红、黄白、黑诸色外,尚有加绘金线者尤为名贵。

image.png

战国朱绘陶兽耳方壶

此外,还有刻花陶器(河北易县燕下都出土)及薄银箔包裹的陶器(湖南长沙楚墓出土),同时还有大量的建筑用(如砖、瓦、水管道等)的制作和应用。这些都为以后陶瓷器上多种装饰方法的创新开拓了广阔的道路。

image.png

战国虎头形陶水管

战国时期的制陶业在中期以后,烧窑技术有了很大发展,从发掘的洛阳陶窑来看,在面积上增加的幅度已从西周的2平方米左右提高到3-10平方米之间,说明生产率的提高。这些窑都是用土坯砌成窑床,烟囱设在窑腔上面或后面(多数)。这种变化是自西周晚期开始的,在保持烧容温度上是一次重要的革新。

看完本文,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,让更多的朋友受益!



喜欢文玩,请加我们的微信,漂亮美图,精彩不断

微信号fcgc55

微信号fcgc66

微信号fcpf18



0 阅读 0评论

推荐

  • QQ空间

  • 新浪微博

  • 人人网

  • 豆瓣

相关评论

收起

取消
  • 首页
  • 分类
  • 资讯
  • 美翠
  • 我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