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鸡油黄蜜蜡如此畅销?

750-300翠辉广告.png

欧洲人喜欢透明的金珀血珀,中东偏爱白蜜蜡,而咱们中国人则偏偏对大黄蜡情有独钟。我们为何偏爱黄色?而且如今蜜蜡大发PK10的趋势是,越黄的蜜蜡越好卖,黄偏红的新矿料更是供不应求!反之,淡黄,偏白的蜜蜡则普遍滞销。小编今天试图从历史的角度来阐述这一奇怪的现象。

虽然翡翠中最顶级的祖母绿号称帝王绿,但实际上绿色和帝王从来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。除了秦朝尚黑之外,汉以后历代几乎都以黄色为帝王专属色。建议翡翠以后改名叫宝强绿,别乱攀皇家的关系哦!

据《新唐书·车服制》记载:“唐高祖以赭黄袍、巾为常服……既而为天子袍衫,稍用赤黄,逐禁臣民服。”赭黄色这个词语比较生僻,顾名思义就是赤黄色,相当于新矿料的颜色,桔黄色。这和后世我们熟悉的明黄还有点差距。

到了明永乐三年禁黄的范围延伸至“柳黄、明黄、姜黄”,简单说就是除了新矿色,鸡油黄也成禁色了。明黄接近太阳的颜色,太阳代表着天,自然也成了天子的颜色。

皇家禁色在清朝发展到顶峰,黄色和橙色全系都被列入禁色,民间染黄皆斩。其中天子用明黄,皇子及贵妃、妃用“金黄”(偏赤黄),一般的文官武将穿朱戴紫已是位极人臣,淡黄色的黄马褂特赐给有功之臣,或皇帝御前侍卫。

清朝也是最喜欢蜜蜡的朝代,明黄朝服+黄蜜蜡是天子标配。

从末代皇帝溥仪自传《我的前半生》的一段描写能让人清楚地看到什么叫做‘颜色等级森严’:

说着,傅杰抬手做了一个持胡子的动作。谁知这个动作给他惹了祸,因为我(溥仪)一眼看见他的袖口里的衣里,很像那个熟悉的颜色。我立刻沉下脸来:

“溥杰,这是什么颜色,你也能使?”

“这,这这是杏黄的吧?”

“瞎说!这不是明黄吗?”

“嗻,……”溥杰忙垂手在一边。大妹溜到他身边,吓得快哭出来了。我还没完:“这是明黄!不该你使的!”

“嗻!”

在“嗻嗻声”中,溥仪与兄弟溥杰恢复了臣仆的身份。

另外有意思的是,模仿唐制的日本,至今还把赭黄色当做天皇的专属色彩,在明治维新前的日本也成为天皇之外的绝对禁色。

黄栌染御袍束带装束、明治天皇御袍,小日本这套有点像烤糊了的老蜜蜡。:-D

俗话说,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。被皇权禁黄令压抑了几千年的中国人如今对黄色完全没抵抗力!除了很黄很暴力的蜜蜡之外,黄鸟头,黄蜡石,黄龙玉,田黄,金丝玉这些黄色系宝石也在收藏大发PK10各领风骚。

虽然如今黄色早已不是皇家禁脔,但黄色依然给人尊贵明快、大气、辉煌,充满希望和活力的色彩印象。比如14年apec北京会议,餐具主色调共分为国韵黄(领导人主桌)、珍珠白(嘉宾桌)两个色系。其中国韵黄国宴瓷,吃完饭洗洗打包当国礼赠送给与会的21国领导人。看来连中央领导人也不能免俗?也难怪现在客户这么挑剔都要鸡油黄了!!!

我们是起源于黄河流域黄土高原,祖先黄帝的黄种人,我爱黄色我骄傲,蜜蜡就拣黄的挑!

0 0评论

推荐

  • QQ空间

  • 腾讯微博

  • 新浪微博

  • 人人网

  • 豆瓣

相关评论

  • 首页
  • 分类
  • 直播
  • 美翠
  • 我的